Menu

疫情期间哪些人群需要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0 Comments

疫情期间,哪些人群需要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部分人会出现过度的不安、无助、悲观、紧张、委屈、躲避、侥幸心理、不敢出门、盲目消毒、易怒、恐惧、焦虑、抑郁、失望、抱怨、孤独、失眠、攻击等应激反应。若出现以下症状,则需要及时心理调适或心理危机干预,例如:

⑶ 具有强迫特征的人,疫情下会更加惶恐,他们反复洗手,反复消毒,可总感觉还是不能清洗干净。要么不出门,要么戴上双层的口罩、穿上防护服、眼罩,严格按照传染科医生的防护要求来武装自己,然后才能小心翼翼地出门。家人回家后,一定要让家人把外衣全部脱掉仍在门外,甚至丢进垃圾桶。

但抖音直播生态的差异性已经初步显现,左手带货,右手营销。

——移动端MAU同比增长43%至1.142亿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即表现在与商业化的对抗;

快手和抖音之间的缠斗,2020会是格外精彩的一年,它将从抖音造星开端。

一方面,直播作为成熟的变现方式,平台需要自证带货效率;一方面,直播作为内容形态之一,沈南鹏与苏世民关于投资与人生原则的对谈,许知远罗振宇直播推荐好书(许知远在快手,罗振宇在抖音),能帮助以泛娱乐、泛生活为主品类的短视频平台扩充至泛知识,也是一种内容形态的补充。

罗永浩之后,抖音又迎来了几位大咖,其中就有董明珠卡成鬼畜的直播带货首秀,以及苏世民与沈南鹏关于投资和人生原则的一场对谈。加上在隔壁快手直播的许知远,以及造型百变,在抖音、快手、微信等各大平台串场的梁建章——明星企业家纷纷放下身段进驻直播间,也可谓是电商历史上的一道“奇景”。

随着抖音流量思路的改变,抖音和盟友淘宝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微妙。罗永浩直播首秀让大量用户第一次完成了抖音小店的完整购买流程,抖音小店借此完成了一次业务高并发的测试。这也意味着,抖音正在试图引导MCN将交易向抖音小店迁移。

——“现在就没内味了”

03、B站已经不是“6年前”的B站

——“千反田爱瑠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答案是四句日语)”。

数据不会说谎,B站一直拼命提高收入,但从来没赚到过钱。毛利被销售费用(核心用户不买单就要找到新用户)、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游戏、广告、电商、直播的产品路径)给侵蚀掉了。

为圆满完成首批驰援湖北医护人员返程保障任务,南航选派了各方面的精兵强将。南航专门选派了B787宽体客机执行这次特殊的航班,让白衣战士们能够更好地休息。曾在2月5号运送新疆第二批医疗队员奔赴武汉战疫一线的机长倪志强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能送英雄们出征,再接英雄们回家,我们很荣幸,向他们致敬!”

追根溯源,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青年亚文化”的特点抑制了互联网社区的发展:

但这还不够,要从社区这种一般的商业模式转型,还需要最关键的步骤。

南航执行首个驰援湖北医疗队返程包机 南航航空供图

光分区就有31个,除了二次元系列,还有与二次元不相干的——生活、音乐、数码、时尚、电影、娱乐等等分区,B站变得无所不包。

转一张图片(来自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在B站观看量最大、最受欢迎的游戏视频,往往不是二次元品类。

无论是罗永浩、董明珠,还是苏世民、沈南鹏,明星企业家和抖音是相互成全的关系,明星企业家需要平台的大流量,而抖音需要明星企业家的号召力。

抖音需要什么样的头部主播?

陈总在一次演讲中表示,B站的亚文化与主流文化唯一区别是文化受众是否拥有社会话语权,90后00后亚文化的需求会主导未来10年互联网的主流。

直播大盘还会再涨,业内人士预测,未来直播电商预计会占到整体电商大盘的10%-20%。各大平台纷纷试水直播电商无可厚非,只要发力得当,都能分得一部分流量红利。

三个因素促成B站自成风格的社区文化:

疫情期间参与志愿服务的南航工作人员王俊松、胡博和胡云,今天也回到了工作岗位,保障医疗队员返程。胡云说:“我们在志愿服务的时候,跟这些医护人员说过,你们走的时候我们一定到机场送你们。”

又表现在“善变易被收编”;

回到抖音和快手,快手抢占了直播电商的先发优势,比抖音早了整整一年。直到2020年,抖音才改变原有的姿态:不仅重金签约罗永浩,并加大力度自建小店、开始签约带货类KOL、在供应链端与直播基地签约,从流量思路转变为自建电商闭环。从头部主播孵化、MCN招募到商家争夺,双方战线拉得很长。

青年亚文化是认知社区过程中绕不过的槛,研究这个群体最负盛名的机构是伯明翰学派——文化的策源地,迄今为止对青年亚文化理论影响最大的学派。

——陌生人社交的陌陌差点退市,最终靠直播一飞冲天。

其次,B站对会员卡的严,不通过答题成为正式会员,你连基本的弹幕都发不了!所以,像什么李毅吧出征Facebook的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在B站,不然你以为在B站被黑成碳的蔡虚鲲是那么好惹的吗。2018年我答过一次题,就确信这辈子与B站无缘,真特喵变态难,估计一套题目配合搜索引擎下来也得俩钟头,所以果断放弃。

还有一点更为关键 ,即带货能力之外,品牌营销能力的输出。董明珠直播首秀累计观看人数431.78万,销售总金额23.25万元,持续卡顿的糟糕体验是一个因素,IMS创始人李檬评价称,从品牌广告角度来看“其实是赚了两个亿”。

直播与平台生态紧密关联,独木难支。

这两条路都不太好,所以有的社区找到第三条路:完全放开青年亚文化的基调,彻底激活商业化的潜力,以此作为转型的资本,挣脱社区的牢笼。

——“B站越来越像只有空壳的知乎,up主莫名优越感”

⑵ 在疾病流行期间,出现恐惧、紧张和焦虑等情绪,是自然的,不必过度紧张。

但这批头部主播的形成并不足以让抖音实现反超,供应链短板也需逐一补齐。过去抖音做直播的思路一直是“流量生意”,一边导流一边做电商闭环,这并不容易。

一个罗永浩是远远不够的,持续引入大咖和内部造星计划,应是抖音并行的两条线。不同于快手让主播慢慢形成双向关注的策略,抖音的高效分发和运营能力,有望在短时间内快速捧红若干个有潜质的头部主播。

南航执行首个驰援湖北医疗队返程包机 南航航空供图

⑷ 过度焦虑和恐惧的人,在就医的过程中容易出现冲动行为。处于隔离或者确诊的状态下,过度的焦虑和恐惧对人的身心伤害也是非常明显的。

兼具带货和品牌营销双重价值,也是“抖音罗永浩”想要实现的差异化。4月1日,罗永浩首场直播累计观看人数4400万元,支付交易额1.2亿元。4月24日,罗永浩第四场直播一共迎来1018万人次观看,销售额3091万,仅为首场直播的四分之一。

从时间上看,五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末的25年间,首先是无赖青年,接着是摩登族和摇滚派、嬉皮士、慕嬉士,再接着是光头仔和足球流氓,以及上述亚文化“集大成者”的朋克,大概每过三五年时间都有一种亚文化就会被收编,或者转换为另一种亚文化。

02、青年亚文化被收编的宿命

——“新用户连弹幕礼仪都不知道是啥”

但是你得知道,文化属性太强的社区固然气氛好,但却难以规模化变现。社区就像用户的家,假如你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卖商品、念广告词?不好意思,这么强的侵入感,家人能答应吗。就像微信朋友圈的广告收入就是提不上去,因为用户把朋友圈当做“私有领地”,所以Ad load负载有限。

尽管罗永浩并非抖音生态里自生长的头部主播,但抖音和罗永浩的牵手,既向外界释放了抖音力推直播电商的信号,又为内部孵化头部主播争取了时间。只不过,当主播在其它平台已经开始出现明显的马太效应,比如淘宝计划将达人和商家比例拉平至5:5以维持生态平衡——扶持达人和争夺商家,是抖音现阶段的双重任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无主之地3专区

——弹幕、二创、鬼畜、鸡你太美;

B站是一个有较强青年亚文化归属的互联网社区,强到圈外人格格不入,比如以下这些词你知道是什么吗:

——收入同比增长72%至18.59亿元

01、互联网社区的悖论

⑴ 总感觉街上遇到的人就是病毒携带者,即使自己全副武装的防护着,也要远远的保持距离,不敢走近,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呼吸。

3月19日,罗永浩发布微博宣布进军直播带货,抖音快手随即展开争夺。相对于已有辛巴、散打哥、二驴等多位头部主播的快手而言,抖音显得更加急迫。

为什么青年亚文化存活时间不会很长?底层逻辑是这样的:

“存一份感恩,道一声感谢!”16点39分,CZ5242航班准时推出,透过客舱舷窗,医疗队员们清楚地看到停机坪上南航工作人员拉起的致敬横幅。

用户和内容兑水收获了即刻的数据回报,用一句很流行的话说“我变秃了也变强了”,2019年Q3的B站:

——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24%至790万

⑵ 敏感于自己的各种躯体不适,达到疑病状态。身体稍有不适,就会怀疑自己被感染了,惶恐不安。想立即就医,到发热门诊。就诊后,尽管经过详细的躯体和病毒学检查,排除了该病的可能,但始终无法安静下来,要么怀疑检查结果,要么担心在就医过程中又被传染了。

我认为这纯粹是亚文化被主流文化收编前的美好愿望,是一种亚文化被新的工具(就像视频社区的B站打败以前的图文社区)带来的另一种亚文化冲击替代之前的美好愿望。

以上两节,我们探讨了两个问题:第一是维持超强青年亚文化属性的社区赚不来大钱,第二是即使你想静止不动,也会在青年亚文化被收编的宿命中被吞噬。

但与此同时,社区气氛也相应弱化,也难怪近来抱怨B站的用户逐渐增多:

青年一代是社会的希望,历来是主流文化实施权利的重点对象。当青年亚文化的风格出现并且开始自下而上地传播以后,主流文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它会一刻不停地对青年亚文化进行界定、贴标签、遏制、散播、化解、消毒、利用、开发……试图把亚文化的风格整合、吸纳进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秩序中,这一过程就是“收编”(incorporation)。

更隐晦的从源头上阻挡社区的进化。

签约自带忠实粉丝的罗永浩,是抖音走的一步捷径。时间窗口缩窄而硝烟已经四起,抖音至少需要先立住一个符号性人物,再继续寻找具有抖音生态特点的“差异化”。与李佳琦、辛巴不同,前者是从淘宝及快手生态里成长起来的素人主播,而罗永浩只是罗永浩,“抖音罗永浩”标签色彩很淡,更多是流量和运营层面的资源导入。

和淘宝、快手不同的是,在抖音改变姿态准备造星的时间节点,直播电商已经开始显现的趋势是“主播退,商家进”。无论是淘宝还是快手,均出现了明显的头部效应,即少数头部主播带动了大比例的成交额。直播电商的高速发展,没有为后来者抖音以及拼多多留下充足的时间,完成平台头部主播的自生长。

而现在,堂主我保你5分钟就能过关,答案先给你“ABCD+A+A”,前四十道选择题可以ABCD各点一下包过,中间10道选择题选A能蒙对七八个,后面50道选择题全部选A,你能在5分钟之内过关,成为B站的正式会员!

无论是按交易规模还是平台基因,抖音和快手的角逐无疑是最具看点的,直播电商也被看作是二者之间的“第四场战役”。其他平台之间的较量也在暗自展开:淘宝和拼多多,小红书和B站,斗鱼和虎牙,以及微信小程序直播这个最大的变量,凭借微信生态建立去中心化的商家私域流量,自成一派。

首先,B站早期UP主(即创作者)的作品集中于二次元(日本早期动画、漫画、游戏等作品以二维图像构成,相关爱好者称其为“二次元世界”),圈内用户清楚这一套话语体系和符号形式。

——难道转型,找到新的增长曲线就那么难吗?

据了解,疫情发生以来,南航集团已执飞医疗救援任务包机航班114班,紧急运送救援人员共12519人,随机运送抗疫物资655吨。后续还将根据国家统一安排部署,继续执行包机保障任务,护送驰援湖北医疗人员平安返程。(完)

那么,普通公众如何保持心理健康呢?

然后,B站有一套“朝阳群众”式的程序控制风气。会员等级超过Lv4,且90天内无违规,参与实名认证后,可申请加入风纪委员会参与举报、封禁审核。早期的用户就是自带干粮无私奉献维护社区文化。

为什么社区的战略转型如此之难?猫扑、天涯、铁血、豆瓣、虎扑、新氧等兜兜转转还是停留在社区的框架之内,因何而生因何而亡。

泛娱乐内容是杀时间的利器,有利于带动成交。至于淘宝,除了和网易游戏“我的世界”合作开启首场游戏直播以外,淘宝也正在探索游戏营销和直播电商结合的可能性。一位游戏营销服务商告诉36氪,优质小游戏可以提高用户停留时长,帮商家积累以及活跃私域流量。

如果说首场直播更多体现的是抖音的实力,罗永浩的直播带货之路能否避免“高开低走”的局面,就需要更多价值的加持。据光大证券数据,2019年直播电商总规模预计为4400亿元,其中淘宝直播2000亿元,快手1500亿元,抖音400亿元。抖音相较于第二名快手的差距并不小,需要找准差异化迎头赶上。

抖音的变化,直接牵动平台商家的利益。因此抖音的一举一动,包括资金、运营、供应链投入力度,都是外界衡量抖音电商野心的量尺。

——“我是十年前最早的那批用户,已经不看了”

这还没完,B站要打就打组合拳,兑水不止于用户还有内容。以前我们提起B站就是第二次元,现在B站的内容很泛:

——“下面四个动漫角色中不属于钉宫四萌的是哪一个”;

明星企业家开播的目的各有不同。罗永浩作为抖音正式签约主播,正在逐渐踏入直播电商深水区。而董明珠和苏世民,更接近于品牌营销,直播密度不会太高。

——小麦亩产一千八、朕封你为格拉摩根伯爵。

⑴ 从权威媒体了解疫情和相关科学防护知识,规律生活,适度锻炼,读书,听音乐等。

⑶ 积极心理调适:与他人多交流,相互鼓励,相互心理支持,转移注意力。要以积极的态度工作、生活,注意休息,放松自己,自我安慰激励。可以通过呼吸放松训练、有氧运动、正念打坐、冥想等方式来调适情绪。不要采取否认、回避退缩、过分依赖他人、指责抱怨、转移情绪发脾气、冲动等不良应对方式。减少咖啡摄入,特别不要试图通过烟酒来缓解紧张情绪。

为何社区就不能在自身青年亚文化被收编之前,完全转型为社交、电商、游戏、AI算法公司?核心原因是上市公司的战略发起点,公司领导者,大都沉浸在浓郁的青年亚文化,过于路径依赖。

另一方面,作为电商平台的拼多多和淘宝,也正在踏足抖音的泛娱乐腹地。近日,36氪从多位接近拼多多的消息人士处获悉,拼多多已开始面向MCN机构招募主播类型不限于娱乐(秀场等)、游戏、美食、户外、电商主播。从招募的主播类型来看,以泛娱乐为主。

当初答题限时120分钟,而且题目各种变态,我举几个例子:

——大碗宽面、丞相VS司徒、元首的愤怒;

(2018年B站最受UP主和用户欢迎的游戏一览)

就像当初的邢明老师,炒股赚个几千万,花钱做了个“股票交流论坛”,也就是天涯,早期炒股社区氛围你是无法想象的。后来天涯不行了,外界归因是商业化太晚,你要“牛散”创始人放弃自己的心血赚那么一丢丢广告费合适吗?其实商业化太晚倒是其次,主要是思维落后,在注定要沉没的BBS上没有玩出花,嫁接出新的增长曲线。

04、入戏最深的创始人需要自我革命

比如说B站董事长陈睿,他是资历超过20年的动漫达人,在B站刚改名叫bilibili的2010年就成为核心用户,ID号是两万零几。2015年猎豹上市,作为三号人物的他放弃了一笔价值不菲的期权,选择加盟B站,对二次元绝对是真爱。

抖音或许可以通过高效分发和运营能力加速孵化头部主播,但直播电商生态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还有很关键的一点是,直播电商很大程度上考验主播和用户之间真实的影响力和信任度。在“做社交”这一底层逻辑上,抖音也在发力,推出多项内测功能一并尝试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但快手早在2017年开始着手建立双向互动的社交关注体系,反哺直播电商。

一位品牌商家告诉36氪,已经开始担心,在抖音下场做电商闭环之后,是否会限制淘宝链接。该商家表示,并不想看到渠道割裂的局面,一心拼命做淘宝链接,就是为了将流量集中在淘宝,在淘系流量规则里获得更高的流量分配权重。

——“兵库北的天气怎么样”;

从经验上看,英国历史上不管是中产阶级的亚文化,嬉皮士;还是工人阶级的亚文化,无赖青年、牙买加小混混、光头仔、足球流氓、摩登族、朋克都逃不开被收编的命运。

(鲲鲲的粉丝还不来唱、跳、rap、答题、复仇吗)

——倒卖录像机的王石老师构建中国最稳的房地产公司;

据了解,航班计划于21点30分降落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为了感谢医护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和贡献,南航推出了面向在职医护人员的“最美逆行者致敬计划”,并在航班上为医疗队员们赠送“敬医卡”金卡。

抖音仍然在流量优势上更胜一筹,这也是吸引主播、MCN、商家的有力砝码。尽管直播电商正当风起之时,但峰瑞资本判断,“大概率和过去一样,直播电商并不是一件会在足够多的人身上持续足够长时间的事。”

B站已经放开了二次元的基调,首当其冲表现在核心用户“兑水”。上面我讲到过成为要在B站发弹幕,需要答题之后成为正式会员:

收编的简要过程大概如此:亚文化风格出现,商业收编开始,风格的传播&风格的缓和,亚文化风格成为消费风格和市场风格,亚文化风格失去抵抗意义或改弦更张。

B站正走在第三条路上。

这是我们上面所说的走第三条路——“完全放开青年亚文化的基调,彻底激活商业化的潜力,以此作为转型的资本,挣脱社区的牢笼”——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二次元、Z世代、VLOG;

——造纸的洛基亚曾把手机买到全球份额70%+;

那么假如B站说,“我就这样佛系的活下去行不行呢?不图增长,把费用都砍掉也不失为富家翁”。其实这也行不通,因为支撑社区的青年亚文化总有一天要面临收编。

在达人和商家这两个关键角色之外,抖音先迎来了另一个圈层:明星企业家。

(陈睿,B站董事长)

据36氪信源以及高的创服合伙人金叶宸透露,快手创始人程一笑带队亲自游说罗永浩,并且给出了“不低于1亿”的报价。快手重金报价意在阻击抖音,至少要守住直播电商第二名的位置。这一轮角逐,抖音险胜。

乘坐航班的新疆第二批医疗队医护人员巴哈古丽·托勒恒和同事们在方舱医院,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带领患者们跳新疆舞的视频曾经被广大网友点赞。马上就要踏上归途的巴哈古丽说:“很想回家,临行了又有点舍不得。我还会再来武汉看看的。也谢谢南航接我回家!”

直播电商小组赛:两两PK

按GMV排序,淘宝和快手第一第二,抖音位列第三。按平台属性排序,抖音和快手已经在短视频赛道上有过三场战争:主App规模之战、直播业务之战和海外之战。

移动互联网向万物互联网转型进行中,若B站没有显著的拳头业务出位(停留在不经济的社区流量驱动小范围变现的阶段),可能B站就要难了。

目前游戏正在Steam平台半价销售,普通版仅售99元,感兴趣的玩家可以点击这里进行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