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央广时评】“反讽式”监督为懒政怠政敲响警钟

0 Comments

近日,由于政务工作推进缓慢,浙江两单位“荣获”“蜗牛奖”引发热议,有的网友表示,应该进行全国推广。

早在2016年,江苏省泰州市便已经设立了“蜗牛奖”,颁给一些工作效率低下、不作为的单位。2018年“蜗牛奖” 则入选了2018年度十大反腐热词。

据悉,本届服贸会是人力资源服务企业首次参展。2019年底,北京已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1909家,营业收入超过3000亿元。同时,北京人力资源服务业正在向更加专业化的方向发展,专注于细分市场、能较好融合互联网技术的创新型企业不断涌现,“小而美”和“专精特新”的新局面正在形成。

对百姓来说,“俏皮”的“蜗牛奖”成了网络热门话题,“蜗牛奖”得主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评奖将懒政怠政问题推出水面,让问题在阳光下无处遁形;对机关单位而言,则是一种强有力的震慑,时刻警示机关单位和党员干部,不当“蜗牛”“慢牛”。

总的来说,设立“蜗牛奖”,切不能一评了之,应着眼长远。获奖得主们要切实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并加以改进,变懒政为勤政。评奖也应一以贯之,通过严谨适度的监督让懒政怠政者无所遁形。(央广网评论员 张佳琪)

有网友表示,“讽刺玩笑的‘蜗牛奖’成真了!一个敢颁,一个敢领。”归根到底,这样的“创意奖项”,比起单位内部“蜻蜓点水”地通报批评,效果便是:打得更疼。

消极应付、为官不为,是典型的懒政怠政。可以说,“蜗牛奖”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反讽式”监督手段,不仅为懒政、怠政敲响了警钟,也通过鞭打“慢牛”“蜗牛”,倒逼单位勤政廉政,推进各项工作高质量、高效率的完成。

据了解,本次人力资源开发目录的亮点是,围绕“五新”产业,设置人力资源开发评级指标,从人才供需、培养、转行等角度对人力资源开发子类进行综合评级。目录参考人力资源市场通用架构,涵盖11个高精尖产业大类,延伸形成36个人力资源开发子类、80个人力资源开发重点领域和190个人力资源开发代表岗位,并列出相应核心技能要求。

北京市人社局局长徐熙介绍,目前北京市已全面取消外商投资人力资源服务企业的所有限制,并在研究制定促进人力资源市场发展的政府规章,近期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促进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方面,迈出更大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