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人民日报评论亚马逊中国以退为进

0 Comments

亚马逊宣布7月中旬前关闭在中国的电商业务,一石激起千层浪。作为亚马逊重度用户,自然有些伤感。打开账户检索了下过往订单,最早的一单是2009年3月,是本书,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

如果有一本中国电商的“近代史”,亚马逊或许也会是个合格的撰稿人,因为它几乎全程参与了中国电商发展的历程。15年前当它进入中国之时,绝大多数人不知电商为何物,视网购为洪水猛虎。偶有试水,也会吐槽网购糟糕的体验。那时支付不便,要么是口令卡,要么是与配送员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到付,反正都让人印象深刻。但今天,各大平台几乎都有一键下单了。电商不仅从无到有,更深刻影响了线下实体店的发展,让线上线下的界限变得模糊。

在我们的印象中,新疆地域广阔,瓜果满乡,各族人民其乐融融。但是,近些年来,与境外勾结的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暴恐分子,不断地在新疆制造恐怖案(事)件,不分民族、不分性别、不分老幼地进行袭击。

从信息传播的角度讲,由于历史和制度等方面的多重原因,西方媒体及其信息传播机制成熟已久。中国需要在此情形下讲述一个“中国版中国故事”,而这两部纪录片,可以说开了一个好头。

九死一生的商业战场,没有时间留给后悔,许多教训只能留给后来者体会。好在,这次亚马逊并非“全身而退”,而只是选择退出电商业务,目的是为了更加聚焦,尽管这种“聚焦”是被动的。但这也符合互联网行业赢者通吃、落后者退出的发展规律。从及时止损的角度看,能壮士断腕的,也是好企业。作为用户,我们爱极了充分竞争,因为价格可以压低到成本线;但是作为企业,偏好恰恰相反,企业爱的还是垄断(优势地位),这样才能从中获取超额利润。正因如此,当企业家谈到要培育核心竞争力的时候,潜台词其实是如何建立一种有门槛的商业模式,在舒适区里享受定价权,做不费力的生意。

国际传播讲求“时、度、效”,有时机的把握和速度的跟进,才能出来有力的传播效果。这是全球传播的时代,技术带来的进步,要求国际传播能够及时、准确、全面地传递信息,方能跟上人们了解和理解世界的节奏。

中国在国际传播中要更新理念

不过,这次的纪录片中展现的内容,说明我们讲故事的方式和理念都在发生变化,我们愿意跟世界讲述一个全面、真实、立体的中国,让世界能够看到中国的另一面。

国际传播需要更好地把握时机

带血的镜头展现了另一面的新疆

很多人将亚马逊视为国外巨头败走中国的又一案例。为何国外风生水起的“大象”总被国内“蚂蚁”战胜?简单说,还是对市场理解得不够深。就像曾经风光无限的某日化品公司,近两年有些落寞,因为它似乎错失了中国用户的消费升级。当价格高昂的云南白药牙膏一下子占领市场,它方才发现中国消费者早已成长,大众化产品的护城河没那么宽。市场理解不够深,往往是扎根不够深。尽管国际巨头无一不承认中国市场极重要,但决策者往往都在海外。决策反射弧太长,就会引发判断失误、错失商机以及团队龃龉等各种问题。

12月5日和7日,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分别播出英文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这是近年来中国罕见地以此形式全方位展示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对新疆带来的伤痛,并系统阐述中国为解决问题所付出的努力。

亚马逊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面向个人用户的,其实就是Kindle电子书业务,其设备与内容的良好闭环,在读屏时代将越来越有竞争力,老用户恋恋不舍,新用户接踵而至;而面向企业用户,则是云计算。亚马逊云在全球市场份额已超50%,远超其他竞争对手。也正因此,砍掉电商,大力推动Kindle和云计算业务在中国的稳健发展,算是认清自身优势的务实之举。

长期以来,在我们的国际传播理念中,“报喜不报忧”是个基本配置,愿意向世界展现一个繁荣、富裕、祥和的中国。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有很多方面都不能一概而论。

《中国新疆,反恐前沿》纪录片不寻常地公开了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2013年北京”10·28″暴恐案及2014年昆明”3·01″暴恐案等的部分原始视频。画面惨烈,暴恐分子在闹市中针对平民百姓制造的爆炸、在长安街针对无辜百姓的横冲直撞,令人不寒而栗。

《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在“极端主义,为祸新疆”、“生命代价,暴恐之伤”、“极端之路,血泪谎言”前三个部分中,集中展现了这些暴恐分子的骇人行为,特别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伊运”)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行为。

这正是:电商退一步,云上方迈步。

比如,我们有北上广深这样可以跟发达国家的城市媲美的一线城市,也有很多方面都有待完善的县城;我们有身价千百亿的财富精英,也有习近平总书记心中念念不忘的贫困人口;我们有深夜可以撸串的和平地界,也有暗流涌动、险象环生的不平之地。

纪录片解说词提到,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底,在新疆地区发生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

这个纪录片出来后,有同仁在朋友圈中转发,并感慨要是当时发布这些内容,应该会让很多西方媒体的报道有所改变,也应该能让更多人心中减少疑惑。

这次的纪录片中展示的内容以及展示形式,都反映了我们在国际传播中正更新理念,传播的思维方式和展现方式都在发生改变。

若将目光拉长一些还会发现,数字经济正迎来新的发展面貌。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亚马逊,传统意义上的电子商务公司已经迅速向高科技公司转型,它们提供的不再只是实体商品,还有更多虚拟服务。当年,人们为电子商务的兴起欣喜,因为它提供了无限量的虚拟货架,突破了土地(租金)的限制,仿佛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今天各种虚拟服务再次突破了消费的边界,边界会在哪?谁也看不到头。

但是,机会与挑战也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拥抱全球最好的电商市场,也注定要接受最为激烈的竞争。从烧钱获客到购物节大打折扣再到各种新媒体营销,中国电商发展的各条赛道上都是火星四溅,何况,B2C业务本来就不好做,这些年来中国更是培养了最挑剔的网购群体,亚马逊即使不正面参与“猫狗大战”,也可能“躺枪”。当然,它其实也在顺势调整,从kindle会员到prime会员,也算是推陈出新,然而多年之后,差距却越来越大,论品类齐全,不如某宝;论配送速度,不如某东;论跳楼甩卖,更比不上某多。

西方媒体的有些记者和西方国家的有些人民,确实对中国的认知不够全面,甚至片面。这就需要我们在国际传播中创新对外宣传方式,让更多外国受众听得懂、听得进、听得明白,不断提升对外传播效果。

目前的传播节奏,大家都知道,是美国众议院在当地时间12月3日通过了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我们是在对此作出国际传播方面的反应。国务院新闻办在今天上午举办的跟新疆有关的新闻发布会,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