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贵州丹寨三上防控战场的“抗疫老战士”

0 Comments

图为李斌(白衣者)向值班医生了解接诊情况。黄晓海 摄

图为李斌(右二)和同事讨论病人的情况。黄晓海 摄

图为李斌在穿防护服准备到隔离病房巡诊。黄晓海 摄

图为李斌在戴防护双层手套准备到隔离病房巡诊。黄晓海 摄

全国高校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创新联盟(简称联盟)是由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南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重庆邮电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百度、海豚大数据科技等全国54家高校、企业共同发起,于2018年5月26日在北京中国科技会堂正式成立。迄今为止,联盟发展会员300多家, 覆盖全国20多个省市。联盟由一批积极投身于“人工智能、大数据、大数据”教育事业的高校、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自愿组成的公益性、全国性社会组织。中国工程院原常务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国良担任联盟名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谭建荣担任联盟理事长。联盟工作接受工信部、国家网信办等政府部门行政管理和业务指导。联盟主要工作是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协同育人。

答:《规划》高度重视打造高素质专业化教材建设队伍,主要从能力提升、意愿增强、整体稳定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坚持培养和培训并举,加快打造一支立场坚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学风优良的高素质专业化教材编审队伍。二是支持吸引优秀人才编写教材,教材编修者所在单位要制定优秀教材编修在工作量计算、科研成果统计、职务评聘等方面的认定办法。这方面提出了一些激励机制,比如将优秀教材作为参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万人计划”等国家重大人才工程的重要成果;按国家有关规定,对教材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工作者进行表彰奖励等。三是建立专家信息,加强对教材编写人员的信息研究分析,建设教材审核专家队伍,确保课程教材专业队伍长期稳定。

图为连续工作的李斌在办公室沙发上稍作休息。黄晓海 摄

今年48岁的李斌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李斌得知医院要成立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疫情防控应急小组时,主动请缨来到疫情防控一线,投入到发热门诊和预检分诊工作中。这是他继2003年抗击“非典”、2017年抗击“禽流感”后,第三次主动请缨来到“抗疫”一线。面对这次出现的疫情,李斌十分清楚这项工作的风险性,但他总是冲在前面,在每一名发热留观或需要鉴别诊断的病员救治过程中亲力亲为,全程参与,直到病人排除疑似病例。

答:为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职业院校教材建设重点是实用性,增强服务国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能力,《规划》从三个层面明确了任务要求。一是加快完成职业院校专业教学标准制定和修订工作,强化教学标准与行业标准、职业标准和岗位规范的对接,紧跟行业企业发展步伐。二是在国家规划教材基础上加强区域教材规划,将区域内产业结构需求及时反映到专业课教材中去。同时鼓励学校规划体现本校特色的教材,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过程中及时吸收合作企业的新工艺、新技术,提高教材适应岗位需求的水平。三是建设与现代产业体系对接的专业课教材。加强行业指导和校企合作,及时修订教材,新编培养紧缺人才急需的教材,按需引进国际先进教材。 问:在高等学校教材建设方面,下一步建设重点是什么?

图为李斌(中)在和同事讨论病人的康复状况。黄晓海 摄

同时,国家教材委员会印发了《全国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规划(2019-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就文件有关情况回答了记者提问。

答:《规划》明确提出,适应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需要,满足互联网时代学习特性需求,建设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多种介质综合运用、表现力丰富的高等学校新形态教材。多种形式调动学校、行业企业积极性,推出一批活页式教材、工作手册式教材和融合现代信息技术的职业院校新形态教材。 问:优秀的教材编审队伍是保障教材质量的关键,《规划》对强化编审队伍建设提出了哪些举措?如何鼓励更多的优秀专家参与教材建设工作?

图为李斌在整理防护服。黄晓海 摄

问:近年来,新技术、新工艺不断发展更新,下一步,职业院校教材建设如何适应这些发展变化?

图为李斌在隔离病房向患者了解病情。黄晓海 摄

答:《规划》坚持以提升整体质量为首要目标,以打造精品教材为引领,力求全面推进不同类型高校教材建设。一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教材体系。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建设,拓展、细化教材品种,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专业课程教材建设,推进教材编审用。加强对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教材建设的指导,修订、新编一批体现中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哲学社会科学教材,推荐一批高水平学校和专家学者编写的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教材,推出一批经典论述摘编,编写一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导读教材。二是打造一批反映世界先进水平的自然科学教材。适应新形势,瞄准国家战略需求,围绕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网络空间安全、环境科学、海洋科学、能源科学等领域,集中力量编写一批新教材,打造一批数学、物理等基础学科经典教材,组织推荐一批适应不同类型高校多样化人才需要的教材,有组织地引进或翻译出版一批自然科学、工程与技术等领域境外优质教材,提升教材的先进性。三是适应提升学生实践能力、创新创业能力需要,加强实验、实践性教材和创新创业教育教材建设。 问:随着信息技术日益普及,网络化学习发展迅速,适应这一学习方式变化,国家在新形态教材建设上主要有哪些考虑?

另外,教育部规定,要把教材建设作为高校学科专业建设、教学质量、人才培养的重要内容,纳入“双”建设和考核的重要指标,纳入高校党建和思想政治工作考核评估体系。

如出现教材内容的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存在问题;教材内容出现严重科学性错误;教材所含链接内容存在问题,产生严重后果;盗版盗印教材;违规编写出版国家统编教材及其他公共基础必修课程教材;用不正当手段严重影响教材审核、选用工作;未按规定程序选用,选用未经审核或审核未通过的教材;在教材中擅自使用国家规划教材标识,或使用可能误导高校教材选用的相似标识及表述,如标注主体或范围不明确的“规划教材”“示范教材”等字样,或擅自标注“全国”“国家”等字样的情形,高校教材须停止使用,视情节轻重和所造成的影响,由上级或同级主管部门给予通报批评、责令停止违规行为,并由主管部门按规定对相关责任人给予相应处分。对情节严重的单位和个人列入负面清单;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全国高校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创新联盟

高校教材编写人员应学术功底扎实,学术水平高,学风严谨,一般应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应遵纪守法,有良好的思想品德、社会形象和师德师风。